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武道圣尊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准跪

发布时间:2019-09-25 20:35:26

武道圣尊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准跪

白风是个很重情重义的人,也真是因为如此一旦身边的人死了不管是谁这心情都会不好,若是换做是别的大户人家的公子少爷,死了一位婢女只怕连眼睛都不会眨一下,更不用说亲自前来拜祭了,只是伤感归伤感,但是他见识过太多生离死别的事情脸上并没有展现出来。

拜祭了一番之后,白风叹了口气说道:“春娘,以后记得提醒我每年来此地拜祭小梅一番。”

“奴婢记下了。”春娘点了点头。

白风说道:“走吧,随我到前院的凉亭里坐坐。”心情不好的他需要找一处僻静点的地方静一静,缓解一下心中的伤感。

前院的一处清澈的水塘之上,画廊延展,凉亭立于水面之上,这里是这院子里风景最好的地方,以前白风在院子里磨练武技的时候若是累了时常来此地歇歇脚。

坐在凉亭的长椅之上,白风目光望着那平静的水面,适才涌上心头的伤感渐渐的平复了下来。

“若是小梅知道少爷这般惦记着她想来就算是死也是瞑目了。”春娘捋了捋被微风吹乱的秀发,柔声安慰道,她看的出来这冤家的有些难受,可不知怎得,这冤家难受自己这心里也不是滋味,好像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一样又疼有闷。

片刻之后白风收回了目光,回头看了他一眼,却见这春娘只穿着一件单薄的衣裙,微风吹来那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凹凸有致的妖娆身段尽显无疑,尤其是那衣襟随意的敞开,那白皙而又极具规模的软峰几乎要跃了出来,甚为诱人。

“过来吧。”白风见其那样子,不由有些好笑:“我心情虽然不佳但你不用这般可以的勾引我。”

春娘被男人道破心思,也不尴尬,只是媚然一笑,然后提起衣裙跌坐在了男人的大腿上,主动的依偎在其怀中:“奴婢不过是想让少爷高兴一些罢了,再说了奴婢已经是少爷的女人了哪能算得上是勾引,过两天少爷就要纳巧巧和彩儿两位妹子了,到时候奴婢只怕就算是想伺候少爷也没有机会。”

“谁说的,你以为她们两个人的身子骨经得起我几番折腾?”白风被这春娘的话题岔开之后,不由笑了笑,他大手随意的探进了这美妇的衣襟之内,细细的把玩着那软物:“老实告诉我,适才为了要拒了我,你这女人伺候我的时间可不少,那可是头一回。”

春娘有些委屈的说道:“奴婢也不想啊,可那对身子真不好,会影响生育的,少爷你可说过,奴婢若是能替少爷怀上,少爷就许我生下来,虽然奴婢是个有孩子的寡妇,身份低贱,但是若是有机会奴婢是不会放过的,其他的事情少爷怎么吩咐奴婢都成,唯独这事情少希望少爷能给奴婢一个机会。”

说着脸上又露出了渴望和哀求之色

武道圣尊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准跪

,这似乎这成了她这辈子唯一的追求。

“就这小事?”白风哑然失笑:“若是不小心怀上的话自然是要生下来,我白风总不至于连这点权利也要剥夺你的吧。”

“咯咯!就知道你这冤家度量大,容得奴婢这点心思。”春娘娇声笑道。

白风忽的附耳道:“春娘,适才你说要替我唱支小曲,我看不如就在这里吧。”

春娘身子微微一颤,风情万种的瞥了男人一眼,娇声应道:“既然是少爷吩咐奴婢依你便是。”

她没有拒绝,而是左右瞅了瞅,然后妩媚一笑,主动的跪坐在了男人面前,螓首缓缓的伏下,开始施展自己所会的种种手段,让自己这心爱的男人感到满意。

“呼!”白风松了口气,身心放松,轻轻的抚摸着春娘的脑袋,享受着美妇的温柔侍奉。

果然,论这伺候男人的手段没有一个人比得上这春娘。

不过就在他享受的时候,一声声虎吼由远而近从武院的方向传来了。

“是zǐ云虎的声音。”白风听到这虎吼一下子便分辨了出来,在武院内他养着一头幼虎,平时都是由怜彩儿照看喂食,不过这畜生很是顽皮,喜欢到处跑,他也时常看不见那头畜生。

半年过去了zǐ云虎已经成长到了牛犊大小,而武道修为却已经达到了神力境后期,没错,短短半年时间,从无到有这头幼虎居然达到了神力境后期。

虽说妖兽在有充足资源的情况之下修炼速度惊人,但是这种进步速度已经超过了白家的所有人,就连白风也是自愧不如。

“难怪zǐ云虎是我上辈子接触的坐骑之中最有潜力的几种,这才半年时间就有如此的进步,这日后突破到搬山境绝对是时间上的问题。”白风心中暗道。

“吼!”

一声咆哮,zǐ云虎迅速的飞跃过一座座院墙很快便进入了别院之内,那牛犊大小的身躯上一条条姿色的纹路清晰可见,额头上那一根金黄色的独角在阳光下闪耀着锋利的寒光,这头幼虎经过半年时间的成长已经开始展现出自己的强大。

不过此刻在zǐ云虎的背上却做着一个五岁左右的孩童,不用说,这孩子是春娘这寡妇儿子,小名宝儿,不过白风为其取名为秦广,因为春娘的原名就是秦含玉,这话孩子是随母姓。

秦广年纪虽然小,但是因为从小就拿丹药化水给他服用的缘故,身体长的极为结实,个头都快比得上十岁左右的孩子了。

“哈哈,高些,再跳高一些。”秦广坐在zǐ云虎上天真的大笑着,一点都不担心自己从虎背上摔下来,要知道zǐ云虎一跃就是三丈多高,普通人若是掉下来的话不死也得摔断骨头。

“春娘你这孩子胆子倒是挺大的。”白风摸着她的脑袋说道。

“少,少爷,您说什么?”春娘满脸绯红的抬起头来,那香舌暗吐还在尽心尽力的伺候着男人。

秦广此刻不远处高呼道:“娘,孩儿回来了。”

“什么,宝儿回来了。”春娘顿时大羞,急忙从男人的面前站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果然见到自己的那儿子骑着老虎跑了过来。

虽然她在白风面前很少故作矜持,可是到底还是一个孩子的母亲,岂能被孩子看见自己如此放浪的一面。

“少爷,对不住了,奴婢晚上再伺候您。”春娘飞快的整理了一下衣物,非常歉意的看着男人,心中满是愧疚,自己三番五次的撩起男人的火气,可是却都不能让男人尽兴,这弄不好可是会让男人发怒的。

白风笑了笑:“慌什么,秦广若是懂事自然知道你我的关系,若是不懂事你也不必太过担心,坐旁边吧,看你这软弱无力的样子,也知道站不住。”

“嗯,少爷说的是。”春娘定了定神,但是脸上的羞意却还是挥之不去,她靠着男人身边坐下尽量让自己保持平常姿态。

zǐ云虎冲进院子之后踏着水面便跑到了凉亭附近,一颗虎首探了过来,亲昵的蹭着白风。

“你这畜生过的倒停快活的。”白风摸了摸它的脑袋。

秦广灵活的从zǐ云虎上跳了下来,欢快道:“娘,我回来了。”

春娘瞪了一眼:“平时娘是怎么教你的,见到少爷也不问声好,一点礼貌都没有,跪下,给少爷赔罪。”

秦广缩了缩脖子,有些敬畏的看着白风想要跪下来。

白风伸手抓住了他的膝盖,制止了他跪下:“别动。”

说话的同时,他那手掌运气劲气或成掌,或化爪,在秦广的关节骨头上抓捏几次。

“娘,好痛。”秦广痛呼一声。

春娘心中一急,想要安慰自己这宝贝儿子一番,可是她却忍住了,冷着脸不为所动,她才不相信自己这冤家少爷会对一个孩子出手,只怕此番手段有些门道在里面。

“不错,虎背蜂腰,好一副身子骨,筋骨也非常健硕,充溢的气血比得上一位通脉境初期的武者,是块良才。”白风一番查探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痛就对了,痛就说明你能感受到我的劲气,这资质比起寻常人好太多了,看来你娘这些年花在你身上的心思没有白费。”

春娘不是愚笨的女人,哪还不知道自己这冤家正在检验宝儿,而且看样子宝儿似乎没有让他失望,当即她的嘴角露出一丝欣慰的笑。

“这孩子平日里孝顺,听话。可就是顽皮了一些,少爷莫要怪罪。”春娘又一旁柔声说着好话。

白风挥了挥手手:“没事,我小时候比他还能玩,斗鸡斗犬,赌博逛青楼,可样样没落下,你这儿子可比我强,这么小就能和zǐ云虎玩在一起,虎乃百兽之王,与虎为伴天长地久之下必定能学到一身虎胆虎威,对日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春娘一想脑海之中却是浮现出了一个年轻的小公子带着一个小跟班时常往宜春楼里跑,那时候的自己还不是掌柜的,还是宜春楼里的头牌呢,而听到男人这般夸奖宝儿,当即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

白风拍了拍秦广的肩膀:“秦广,你的名字是我取的,我之所以给你取名一个“广”字,是想让你拥有比天空更加宽广的胸怀,男人若要成大事要的不是手段和谋略,首先便要有胸怀,若无胸怀便不算男人,只能算是一个小肚鸡肠的小人,可是男人胸怀要宽广之外,这还需要一双能站得住的腿来支撑,所以骨气很重要,以后不论是见到谁都不准下跪。”

“大少爷我知道了,可如果娘要我跪呢?”秦广有些怯怯的说道。

白风颇为严厉道:“也不许,孝顺是放在心里的,不是跪几次就能展现出来的,以后我若是看见你给别人下跪,包括你的母亲在内,我便打断你的脚。”

“可是娘会揪我耳朵。”秦广偷偷的看了一眼春娘,显然在他的心中春娘就是一个严母。

“她若揪你你便让她揪,她若打你就让她打,春娘是你的母亲难道你还觉得她会把你打死不成?我的话你记住了么。”白风说道。

秦广点了点头:“大少爷,我记住了。”

谁知道北京军颐中医医院好不好
有人在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治好吗
到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怎么坐车
去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怎么坐车
到北京军颐中医医院怎么走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