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天苍黄 第一百三十一章 听涛舞曲

发布时间:2020-01-16 13:25:57

天苍黄 第一百三十一章 听涛舞曲

天娜三女早知道柳寒回府去了青衿那,本以为柳寒便要留在那了,没成想柳寒居然过来了,三女自是大为高兴,当晚将柳寒伺候得舒舒服服的。【无弹窗.】

第二天,柳寒照样一大早便起来了,在蒙蒙天色中修炼不辍,在清虚宗进入炼体六层之后,世俗修为也随即突破到宗师七品,进入宗师上品的境界,这给他无限惊喜,同时也感到隐世仙门功法的厉害。

从静室出来,已经是巳时末刻,他赶紧出来乘车赶到延平郡王在城外的听涛山庄,听涛山庄在城外的洛水边,倚水而建,离山庄很远,便闻到阵阵花香,进了庄内,柳寒才发现,山庄内遍布梅树,各种梅花,柳寒根本就叫不出名来,只觉着姹紫嫣红,美不胜收。

柳寒到时,宴会已经开始了,宴会就设在王府内的湖边,这湖是从洛水引入,沿湖怪石嶙峋,山石间却又突兀出一株红梅,很是匠心独运。

“抱歉,抱歉,王爷,店里临时有事,我来晚了。”

柳寒远远看到延平郡王便抱拳施礼道歉,延平郡王很是大度的哈哈一笑,拉着他走到主座边上,向来宾介绍:“这位是我的朋友,三篇震帝都的柳寒柳先生,今儿他来晚了,诸位说说,是不是该罚酒三杯!”

来宾面面相觑,主位旁边一直空着一个位置,众人都在猜测这人是谁,没成想居然留给一个商人的,众人,特别是坐在前面的那些来宾,有几人已经毫不掩饰的露出不满。

没有人响应,延平郡王也不在乎,叫人送来三杯酒,递到柳寒面前,柳寒也不推辞,端起酒来,连饮三杯,杯杯喝尽。

延平郡王大笑,拉着柳寒到边上的位置,柳寒正要坐下,下首的一个穿着紫色棉袍的中年人站起来叫道,延平郡王眉头微皱,不悦的看着紫袍人,紫袍人冲王爷抱拳大声道:“王爷,自古士庶不同席,还请三思。”

帝都人都知道,三篇震帝都的柳寒是个庶族,而且还是个商人,现在这个商人居然要坐到遵贵的首席,这让他们顿生不满,而且不但前面的士族官员不满,就连应邀而来的,坐在后面的一些年青士子也很是不满。

柳寒含笑看着他们,神情中没有丝毫谦逊,甚至还有几分戏谑,就像在看戏似的,这更让他们生气。

“王爷,”后面又站起来个穿着白色棉袍的士子,抱拳说道:“王爷礼贤下士,谦逊有礼,可毕竟尊卑有别,王爷还请三思!”

柳寒没想到一个坐位居然引起这么多事来,他心里渐渐有了几分怒气。

延平郡王哈哈笑了笑,这笑声干涩冰冷:“士庶不同席,圣人从没说过这样的话,我朝也从未有过这样的规定,诸位都是饱读圣贤书之人,道典都读透了,那本圣贤书上有?尊卑有别,我倒听说过,德行高者为尊,柳先生回到大晋不过一年,却为朝廷出力不少,稳定凉州,秋云秋大将军甚至为他向朝廷请赏,只是被柳先生拒绝了。”

柳寒心里有些纳闷,秋云什么时候为他请赏了,还被自己拒绝了,自己有这样的气度?可这延平郡王说得有模有样的,好像真有这事似的。

“士庶之别,前周便有,我大晋太祖皇帝也曾颁布律人诏,规定了士庶之别,还请王爷三思。”紫袍人又再度提醒道。

延平郡王冷冷的笑了笑:“太祖是规定了士庶之别,可从未说过士庶不能同席,邵大人请坐吧,柳先生是本王贵宾,今日宴饮是为赏梅,诸位不必再说,柳先生请坐。”

柳寒略微迟疑,邵大人狠狠的盯着他,柳寒冲他一笑,便坐下了,邵大人大怒,冲延平郡王抱拳:“王爷既然看重一个庶人,而且还是个下贱的商人,邵某不能接受,告辞!”

说完转身便要走,延平郡王神情不变,语气却陡然变得更加温和:“邵大人不必动气,今日本王宴请众位好友,并没有轻视诸位之意,还请邵兄留步。”

柳寒哈哈一笑,端起酒壶倒了杯酒,然后仰头喝尽,将酒杯重重搁在案几上,说道:“这位大人,自古英雄不问出处!昔日周天子尚有问贤于山野,吕尚卖过酒做过屠夫,可若周天子与大人的心胸相同,恐怕便没了大周数千年江山,本朝追随太祖的勋臣中,有多少士族多少庶族,若太祖与大人心胸相同,恐怕这天下也没我大晋什么事了。”

柳寒一席话,众宾客哑口无言,吕尚是大周有名的贤相,大周开国,吕尚居功至伟,周太祖曾公开说要与吕尚平分天下,吕尚却以自己无后为由拒绝了。而大晋太祖起兵征战天下时,麾下的谋臣武将中也以庶族为主。

邵大人站在那,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走,便是心胸狭窄;留,刚才话说得太满,此刻再留下,脸面挂不住。

“邵大人,”邵大人下首坐着的中年官员说道,这中年官员穿着彩衣棉袍,头带贤士冠,颌下三缕长须,他起身过去,将邵大人拉回来:“今日王爷兴致很高,何必为区区一件小事惹王爷不快呢。”

邵大人有了台阶,稍稍挽回点面子,勉强坐下,依旧狠狠的瞪了柳寒一眼,柳寒却视若未见,端起酒杯自顾自的喝起来。

彩衣大人的话有几分重,本来还想发难的宾客都没再开口,酒宴中有几分沉闷,柳寒这才仔细打量在坐的来宾,还发现不少熟人,薛泌冲他眨巴下眼睛,顾玮看他的目光大有深意,秋戈坐得更远,与鲁璠俩人就像没看到前面出现的事,俩人边喝边说着什么,此外,还有几个熟悉的面孔,只是交往比较少,不算很熟,当然也有田融这样有过不愉快记忆的人。

看得出来,延平郡王今日宴请很是花了番心思,将帝都有些名望的士子都请来了,但却没有朝廷重臣,而且在花丛之中,还隐隐有女声传来,那边显然设有女桌,女宾都在那边。

小小的风波平息后,延平郡王拍拍手,金钟响起,一队舞姬从花丛中载歌载舞而出,不一会便到了场中,在场中翩翩而行,随着音乐变换队形,忽然一道笛声自天而落,清澈悠扬,宛若天籁仙音,洗净尘埃,超脱凡俗,令人心神皆静。

笛声忽然又是一变,婉转诉说,就像一个情人在诉说着自己的思念,这时,从远处传来低低的箫声,箫声渐渐增大,就像有人从远处慢慢走近,走过原野,穿过花林,登上古老的深山。

舞姬们的动作这时变成内外两层,外层的舞姬挥动彩纱,形成一层彩色的云裳,内层的舞姬动作却变得缓慢,身体缓慢扭动,举手投足间,忧伤不断溢出。

金钟再度响起,隐隐压住笛声,笛声虽不甘却也渐渐低沉,箫声却始终相伴,金钟大盛,可始终无法压服笛声箫声,箫声温婉,似乎在安慰劝说笛声,笛声的情绪渐渐平稳下来,箫声抚平了笛声的不平,金钟再度拔高,似乎要压住箫声,可箫声柔和,就像一根游丝,将断却始终不断。

舞姬的舞蹈渐渐激烈起来,好像天地间突然变色,狂风大作,雪花飞舞,上天降下雷霆之怒,可箫声依旧,低沉不绝,顽强不屈。

笛声突兀而至,箫声也同时高涨,两者交相辉映,霎那间便冲破了金钟的压制,跃上半空,在蓝天下自由自在的飞舞。

舞姬的舞蹈变得欢快,她们围绕着场中摆动身姿,长袖飘动,飘飘欲仙。

金钟彻底溃败了,笛声和箫声相伴遨游在天地间,他们飞过蓝天,白云陪伴着他们,飞过原野,野草冲他们微笑,飞过山岭,鸟雀为他们起舞。

慢慢的,他们的身影在天边消失,天地间只剩下他们的传说。

曲声消散,舞姬施礼退下,场中依旧静静的,众人似乎还沉浸在美妙的乐曲声中,良久,一声好,将众人唤醒,随即众人齐声叫好。

“王爷的新曲,又进了一步。”彩衣大人长叹道,语气中颇有几分落寂。

“呵呵,申兄,过誉了,呵呵,过誉了!呵呵!”延平郡王的得意难以抑制,手缕胡须笑呵呵的答道。

邵大人眼珠一转,忽然开口道:“王爷的曲子已经神乎其技,古人说余音绕梁,三日不绝,想来也不过如此。”

延平郡王的笑容更盛,邵大人语气一转:“不过,有此神曲,也当有名篇相应,王爷,这位柳寒柳掌柜,三篇震帝都,今日定能再作佳作,为今日盛宴为后世留下一段佳话。”

延平郡王闻言转身看着柳寒,拱手问道:“柳先生,不知意下如何?”

柳寒喝了口酒,斜斜看了邵大人一眼,笑道:“王爷有意,小人自当效劳,”延平郡王闻言不由大喜,正要开口,柳寒却又说道:“不过,邵大人乃前辈高人,晚辈可不敢逾越于前。”

延平郡王微微一怔,随即明白,他在心里苦笑下,这邵歧算是得罪柳寒了,柳寒摆明要让他出丑,可偏偏理由还很正,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宁晋县医院预约挂号
平潭县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白癜风治疗医院哪家好
治白癜风南通哪家医院好
珠海癫痫病治疗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