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宁小闲御神录 第265章 渴望

发布时间:2019-12-04 14:18:08

宁小闲御神录 第265章 渴望

她的高级按摩工,手法还是这样好。宁小闲实在太累,再也抵不住睡意的来袭,安然沉入了梦乡。

不一会儿,她就传出了若有若无的呼吸声。她自修成神通以来,多半以运功和调息来代替睡眠,但神魂透支过剧后的最好办法,还是这样舒舒服服地睡一觉。无论对凡人还是修士来说,睡眠都是休养神魂最好的办法。

真一诀还在她体内坚定但缓慢地运行着。这门神奇的法诀同样可以温养她的神魂,只不过速度慢一点罢了。长天将自己的神力输送到她体内,促发真一诀的加快作用。

今日她熔炼化神丹,表现之好超出了他的预料。他原以为,即使有丹炉穷奇相助,她至少也要失败三四次才能掌握其中的窍门,哪知一举竞功,竟无遗败?从云海和萤河的悟道来看,这丫头的悟性很好,此乃天分;而今日的炼丹,又说明她韧性十足,这二者正是修仙之士最重要的品格。

他一直没告诉过她,对人类修士而言,炼制化神丹非炼虚期修士而不能为也!炼虚期以下,连兴起炼这丹药的念头都不必有。这才是化神丹之所以金贵的真正原因。若是世人知道,她以不到二十载之龄,以大成期之修为,居然可以行此逆天之举,怕不将她当成了真正的妖孽?

她的成功,虽然很大程度上要归结于承自长天的神力和丹火等级太高,但她自己炼丹手法的掌控、见微知著能力的运用。同样功不可没。

可惜在长天的口中,她的成功似乎是天经地义一般,因此炼成之后。她只有欣喜,而无得意之情。

长天静静地凝视着她,不自觉地将她抱得越来越紧、越来越紧,直似要将她揉进身体里一般。他对着她的睡颜低声道:“别理会他们。”

宁小闲下意识地挣了挣,长天略微松开了她,拂开她额前湿漉漉的黑发,在她白嫩的额上印下一记轻吻。连细细的汗珠一起吞进口中,似回味了很久,才喃喃道:“不臭的。”宁小闲在梦里似乎听到了。她抿了抿唇,换了个姿势,将身上遗留的汗珠和炉灰,都蹭到了他的黑衣上。

穷奇缩在角落里忍住笑。努力让自己再不显眼一点。若敢打破现在的气氛。它都不敢想象神君会如何惩罚它。

========

这一觉,足足持续了两个时辰,她才醒了过来

,并且是被叫醒的。

涂尽的声音传了过来:“神君大人,三名朝云宗女弟子来寻宁小闲。她们三个时辰前就来过一次了,被我挡回去,这一次言明不见到她不肯走。”

此前为怕干扰,长天封住了魔眼。不让外界的讯息传进来,现在看她快醒了。才让涂尽通报了外面的情况。

此时已是戌时末(晚上9点)了。由于观礼大典明晨就要举办,多数修士都返回自己的居所静养运息,以期明日。她此刻不在楼里,确实有些怪异。

宁小闲睁开迷濛的双眼,发呆了好久才将涂尽话里的信息消化完毕。

那些女人,是因为权十方而上门来找碴了么?

她现在正躺在长天怀里,舒服得连尾指都不想动,那帮女人为甚又来烦她?大概她眼中的神色过于明显,长天箝着她的下巴,递上了一个说不上温柔,但绝对很缠绵的吻。等他放开她的时候,她都忍不住想大口呼吸了。

“可以不理会她们。”他低声问她:“现在感觉怎样?”

宁小闲斜睨了他一眼:“本来就头晕,你亲过之后,晕得更厉害了。”她脑袋还有些发胀,大概是神魂使用过度的后遗症,但身体却已无碍,内丹里的神力充沛。

她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这般含羞带怯地勾着他,必须付出代价。长天这样想着,搂住她的小蛮腰,将怀中佳人放到黑石榻上,俯身压了上去,同时没忘了将瞪大眼睛看戏的穷奇直接丢进了小园子。

又有好几日没有这般碰她了。想起权十方看她的眼神,想起汨罗对她的**,长天心中憋着一口火气,此时便想狠狠地欺负她,偏偏这小丫头一点儿也不害怕,咭咭笑了两声,伸着纤细的手掌就来抚他的身体。这笑声像羽毛一般挠着他的心头,瞬间点燃了他强自压抑的热情。

他还是深深地吻住她,强迫她的柔软小舌与他互相嬉戏,手里却没有闲着,扯住她上衣的对襟,“嘶啦”一声撕成了两半,露出里着所穿的乌鳞宝甲。宁小闲脑中正昏昏沉沉,听到声响睁眼,忍不住惊呼了一声,却被他瞬间以唇舌堵住了口,将下半截惊呼拦在喉间。

他上一次撕破她的衣服,是很久之前了。

乌鳞宝甲原是巴蛇的蛇皮所化,他伸手一指,这宝甲就乖乖滑下她的身躯。宁小闲平时将这宝甲贴身穿着,所以此时身上只有一件黑色的束胸。这东西他见过好多次了,伸手揉了揉,不喜这样的质感,随手便扯断了,扔在一旁。

没有束胸的保护,两只小白兔也英勇无畏地跳了出来。蛇吞兔岂非常事?所以他毫不客气地含住了其中一只,又伸手将另一只用力揉捏,直到她一边低喘一边喊疼。

比起刚离开浅水村时,她胸前的这一对**丰满了很多呀,单手覆不过来了,他满意地想着,放慢速度轻轻舐弄她胸前的两点红樱,身下的佳人难耐地弓起身,无意识地将丰盈往他嘴里送去。

石榻纯黑的底色,更衬得她芙蓉如面柳如眉,雪肤花貌参差是。

平常到了这一步,他就该停手了。可是今日,她尝起来有淡淡的咸味,还有另一种体香,撩拨他的欲|望,敦促他继续下去。

他忍不住便想,如果他温柔些,她应该不会受太大的伤害吧?

长天顺着她雪白的肌肤,一路亲到了平坦的小腹。这里从未被他这样对待过,很痒,但也很酥麻,宁小闲情不自禁拱起了身体。

“乖,放松些。”他一边轻轻哄着,一手轻轻地抚进了她两腿之间……

他的指尖有点冰凉,激得她一哆嗦,蓦地瞪大了眼。

她咬着嘴唇道:“停下!”

长天不理她,探进底裤,在她的禁地缓缓抚弄起来。

身下顿时传来了她从未体会过的、强烈的快乐,她觉得周身被黑色的火焰包围,腹部也有一股暖流正要缓缓淌下。

这般感觉太可怕了,再不脱身,怕是要就此沉溺下去,直至没顶。

“停下!”

宁小闲突然出手,在面前那个宽阔的胸膛上狠推了一把。这下子用上了神力,长天猝不及防,被她推得上半身向后仰去。

她大喜,从黑石榻上一骨碌坐起,身形闪动,已到了化妖泉外。每日的勤学苦练,今日终于见到了成效——在逃跑方面来说,她很优秀了。

终于……安全了。她抖着手将被撕破的衣服勉强合上,这才转身望向长天。

他仍然跌坐在黑石榻上瞪着她,黑发有些凌乱、额上青筋直冒,显然对她中途落跑的行为颇为愤怒。那双眼眸里跳动着金色的小火苗,明明白白地告诉她,长天对她的欲|望仍然渴迫。

她不禁有些后悔了。多亏她清醒得及时,否则养了快二十年的小猪就要被他吃干抹净了。唉,平时她为什么要挑|逗他,撩拨他?这家伙明明这样可怕,她以往怎么会以为他是谦谦君子,不会对她真正动手?

“你……我……”她才说出两个字就哑了,吞了下口水才能接着道,“你真可恶!”转身大步逃往传送阵。直到消失在这一层之前,她都感觉到灼热的视线停留在她身上,快将她的背部点燃了。

她拿那几块破衣服勉强挡住自己,娇躯若隐若现,反倒更加诱人。长天拼尽全力克制,才没有喊她过来。

她去了第五层,而他往后重重一靠,抵在冰凉的石柱上,以手抚面,喃喃道:“真是……见鬼了!”一想到还有别人追求于她,他的独占欲就会跑出来作怪。

宁小闲回到第五层的小木屋,打水的手都是抖的。她将烈火符贴在了大木桶上,烧热了泉水,才将身上破碎的衣服脱去,慢慢滑进了木桶里。

“长天,不许看!”她这一声本想很有气势地,哪知出了口就成了半求饶半撒娇一般。

他没有应声,四下里静悄悄地。

她将脑袋也埋在水下,在水中蜷起整个身子。温柔的水波令她想起他的抚触、他的亲吻、他的眼神,那般火热,似乎比这烧得滚烫的泉水温度更高。或许她刚才不该强行中止了两人的亲热,她有预感,后面有极乐的享受在等待着她。

可是她心里害怕极了,不知这样做是对还是错。她每次见他忍得辛苦,都觉得不忍,但若就这样让他如愿,她心里又有强烈的不安。

她该怎办才好?脑子里一片浆糊。

也许过了一刻钟,宁小闲才烦恼地叹了口气,从桶中站了起来,拭干了身体和头发,又另外取过一套新衣服穿上。(未完待续。。)

长春银屑病最新研究
邹平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柳州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广州癫痫病治疗哪家医院好
唐山治疗男科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